【云州往事】(20

伴侣交换2023-06-05 01:37:14949


喜欢的云州往事话,请点击谢谢支持!云州往事



作者:乱红飞过秋千去
字数:58296

               【二十】

  宋延龙自己都不知道那晚自己是云州往事9总探花牛仔背带裤怎么和刘娜走出那间KTV的。和刘娜两人
一路都是云州往事沉默,到了家,云州往事洗漱完毕上了床。云州往事刘娜背对着宋延龙睡着。云州往事宋延龙心情
很复杂,云州往事愧疚,云州往事怨恨,云州往事感激……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云州往事那种情绪。他思考
了很久,云州往事还是云州往事从后面抱住了刘娜,在刘娜身后轻轻的云州往事说了句,「老婆,云州往事我爱你。
」便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刘娜似乎没睡着,但是也没说话。宋延龙又说了句「
老婆」,便不知道再往下说什么了。刘娜轻轻说了声,「睡吧,我也累了。」

  骆主任顺利的从学校那里又争取到了一个职称名额,宋延龙终于评上了副教
授。后面的日子里,骆主任见到宋延龙总是笑呵呵的,不过谁都没提那晚发生的
事情,骆主任也没有再和宋延龙提出更多的要求。宋延龙也放下心来。

  人的观念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已经发生的事情慢慢改变的。刘娜自从宋延龙
结婚后,从没想过婚外性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的观念之前一向是传统的。但是
和陈俊,是出于仰慕和情不自禁;和骆主任这里,虽然没到最后一步,虽然带着
交易和无奈的意味,但是自己身体有多兴奋,自己是最清楚的。刘娜没有把这事
告诉肖筱,即使她是自己最信任的闺蜜;即使之前自己最隐私的秘密都和她分享
了。

  这天陈俊刚在办公室坐下,就接到了翟院长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说省里
有领导在。陈俊估计是省领导视察,心里还嘀咕,突击视察,肯定没什么好事,
匆匆忙忙的便赶到了院长办公室。

  除了翟院长,还有两位省里来的领导,一位是省科技厅的副严厅长,陈俊认
识。还有一位,翟院长做了介绍,是省委组织部的吕副部长。陈俊有些困惑,省
里两个不同部门的领导同时找谈话,这是很少见的。

  吕副部长首先开口了,他笑眯眯的对陈俊说,「陈副院长,你的情况,我们
都了解过了,翟院长刚才也向我们介绍了很多。对你的工作,你们院里,你们学
校,还有我们省里的领导,都是非常满意的。这次我们过来,是想对你多一些了
解和考察。」

  陈俊大概猜到了是和人事调动有关,但是具体的,他实在猜不到。他正犹豫
着怎么回话的时候,省科技厅的严副厅长又发话了,「我们开门见山吧,陈副院
长,相信云州科技大学XX系这几年的情况你也有所了解,你能谈谈你的看法吗
?特别是存在哪些问题。」

  陈俊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让自己恢复了常态。云州科技大学是省科技厅的
直属大学,怪不得科技厅的严副厅长会来。而严副厅长直接让他这个云州师范大
学的副院长评价他们下属单位的院系,这是极其不合常理的。陈俊大概猜到了其
中的意思,思考了会儿,回话到,「按常理来说,我不是太合适评价兄弟院校兄
弟院系的情况。但是既然两位领导同时莅临,想知道我的想法,那我便不说套话
,不说废话,说我真实的想法吧。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还请两位领导见谅。」

  吕副部长「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好一个」不说废话,不说套话「,我们
来就是听你的真话的,这次谈话我们不做记录,也不会给你扣帽子,你尽管放心
大胆的说。」

  云州科技大学XX系,也就是骆主任,宋延龙工作的地方,很多情况陈俊是
了解的——不单单是陈俊了解,其实省里市里很多人都知道那里是怎样一种情况
。但是陈俊尽量用一种平和的,冷静的,客观的语气谈了自己的想法。包括领导
层还有各学科学术负责人年龄严重老化,占据大量经费但是没有像样的成果;年
轻科研人员评职称困难,拿经费困难,甚至大部分精力都耗在解决个人住房问题
,子女上学问题等方面,没有精力没有条件搞科研;学术近亲繁殖严重,9总探花牛仔背带裤本院某
些老教授的弟子们博士毕业后直接留校就给讲师,两年一过就评上副教授,而外
校来的老师,还有海归们就完全没有这么顺利;职称评比完全不看教学,只注重
科研,搞得系里的教师们都对教学不屑一顾,导致毕业生质量严重降低,用人单
位对云州科技大学XX系的毕业生没有信心等等。

  陈俊提出的问题都很尖锐,但是语气很委婉,并且都是针对情况,没有针对
个人。他说的时候,两位领导不停的点头。等他说完之后,吕副部长问他,「如
果我们让你去那里当领导,你有能力来一次激烈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吗?」

  陈俊迟疑了一下,还是用很温和的语气说出来,「这些情况存在了不是一年
两年了,方方面面牵扯到的人和事太多,不仅仅是系里面的,还牵扯到学校。如
果太激烈,太大刀阔斧,会引起很多方面的抵触和反对,那样的话,旧问题解决
不了,还可能引发新的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严副厅长问到,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向陈俊的方向。

  「但是我有信心进行循序渐进的改革,改变现状。」陈俊说完这些,看了翟
院长一眼。翟院长面带微笑,轻轻的点头。

  吕副部长和严副厅长对视了一下,吕副部长指着陈俊,对严副厅长说到,「
有冲劲,又不冒失,讲究策略。」严副厅长点头表示赞同。

  几个人又聊了会儿,严副厅长和吕副部长起身告辞,陈俊和翟院长一直送到
楼下两人上了车。翟院长招呼陈俊又进了他办公室,关了门。陈俊有些不安。两
位省领导到来的目的很明显了,陈俊的表态也算直接。只是自己的决定事先没和
翟院长商量。陈俊是翟院长一手栽培和提拔上来的。陈俊自己都觉得这么做不是
很合适。

  翟院长招呼陈俊坐下,也沉默了会儿。陈俊见翟院长不说话,自己也不敢先
开口。过了会儿,翟院长开口了,「小陈」——翟院长从一开始就管陈俊叫小陈
,陈俊提了副院长之后,公开场合翟院长叫陈俊「陈院长」,私底下还是保留了
叫「小陈」的习惯。

  「小陈,我在云师大干了几十年了,」翟院长说到,「再过几年我就退了,
我,还有院里校里的其他领导一直是想培养你做这个院长位子的。」

  陈俊觉得有些尴尬。

  翟院长点了根烟,「不过,小陈,对你来说,这是个好机会,如果我没猜错
的话,你去云科大,不仅仅是做系领导。」

  陈俊有些困惑的看着翟院长,翟院长接着说到,「如果只是让你去做个系主
任,不需要省组织部副部长来,甚至严副厅长都不需要来,他们云科大校领导来
就行了。」

  陈俊其实也有这种困惑,只是他没敢多想。

  翟院长拍了拍陈俊,「好好干,你这么年轻,前途无量的。」


               【二十一】

  一周之后,云州师范大学出了通告,「经校领导研究决定,免去陈俊XX学
院副院长职务,另有任用。」

  就这简单的十几个字,搞得学院里的老师学生都议论纷纷。

  刘娜心里有些担心,但是又不敢直接去陈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天在楼下遇
到了陈俊,倒是觉得陈俊气定神闲的感觉。两人打了个招呼,便告别了。

  刘娜在家里和宋延龙聊起了这事,刘娜问到,「陈院长他不会出事了吧?」

  宋延龙很确定的说到,「不会的,你没看到通告里有」另有任用「四个字吗
?有这四个字,肯定没出事。」

  刘娜接着说到,「那是怎么回事?他不在我们院做领导了,难道能派到其他
院系?」说完了又后悔了,觉得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对陈俊太上心了。

  宋延龙倒是没觉察出来,「现在人事任免都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没人知
道具体安排是什么。就好像我们系,骆主任这个月底就退了,现在都不知道三个
副系主任谁接他的班,现在三个副的都是明争暗抢的,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决定
谁上。」

  忽然宋延龙拍了下大腿,「妈呀!」刘娜吓了一跳,「怎么了?」

  宋延龙就说了两个字,「空降!」

  刘娜说什么空降?宋延龙说到,「陈俊啊,空降到我们系当系主任了。」

  刘娜也吃了一惊,细细一想还真有可能。宋延龙不禁喜出望外的表情,「要
是陈俊真的到了我们系当正的系主任,那可真是好消息。」

  刘娜瞪了一眼,「你高兴啥啊,又不是你当系主任。」

  「陈俊本来就帮过我啊,」宋延龙说到,「这不就是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来往
了吗?」

  刘娜笑着说到,「帮过你就意味着一直会帮你?凭啥啊,再说了,以前给他
送礼请客吃饭,他都没接受啊,说明他不喜欢搞那一套。」

  宋延龙手一摆,很自信的说,「你不懂,他不收那些说明我们没有投其所好
而已,领导干部也是人,总有薄弱环节的。就好像骆主任。」

  说到这里,宋延龙有些后悔了,他不再说话。刘娜也觉得尴尬,脑海里却忍
不住浮现出那晚和骆主任在KTV包间里的场景。再然后,竟然又想到了自己和
陈俊在一起的那些激情场面。

  宋延龙见刘娜不说话了,以为刘娜生气了,握住刘娜的手说,「老婆,对不
起,我不是故意的。」刘娜看了老公一样,说到,「没事啊,没什么,你不介意
就好。」

  「我怎么会介意呢?本来都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好。」宋延龙想了想,又
加了一句,「这年头的小年轻们,哪个不是谈了好几场恋爱,交往了了好几任最
后才结婚?也没人介意发生过什么,跟咱们这事本质上也没区别。」

  刘娜对宋延龙这么个说法倒是觉得啼笑皆非,觉得自己老公怎么会做这样的
类比。不过也不重要了,只要他不介意自己和骆主任之间发生的一切就好。只是
陈俊以后要真的当了宋延龙的领导,会不会......她不敢再往下想。

  而就在同时,宋延龙脑子里也有了这么个类似的想法,虽然只睡一闪而过一
闪而过的想法,虽然他不敢再往下多想。

  不到半个月,陈俊的任职通告下来了,「云州科技大学副校长,XX系系主
任。」就这么个消息,在两个学校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是连升两级,而其中
的任何一级,一般人花个几年都实现不了的,陈俊当副院长短短几年,就连跳两
级,当上了副校长。

  陈俊上任当天搞了个见面会,跟全系的教职工见了一下。三个副的系主任虽
然心底都不服,但是表面上还得装的毕恭毕敬的。陈俊虽然是空降的,但是他不
仅仅是系领导,他更是校领导。这也是省里这么安排的,怕只是单纯的空降系主
任别人不服。现在是校领导里,系里的老的领导干部总归要有所顾忌。官大一阶
都压死人的。陈俊和宋延龙握手的时候,特意重重的握了几下。宋延龙显得特别
激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自己算得上是陈副校长的人。

  晚上在家吃完饭,洗漱完毕,宋延龙心情特别好的样子,脱了内裤就往刘娜
身边一趟。刘娜明白宋延龙的意思。其实他俩人自打骆主任的事情之后,性生活
越来越少,难得宋延龙今晚这么主动。刘娜探下身,含住了宋延龙的阴茎开始口
交,宋闭着眼睛揉着刘娜的乳房,慢慢享受着。他忽然特别有兴致的样子,让刘
娜躺着,分开双腿,自己躺在刘娜边上,一手揉着刘娜乳房,一手揉着刘娜阴蒂
,手指还时而不时的在刘娜阴道里抽插几下。刘娜被他弄得也很有感觉,一直哼
哼着。

  宋延龙忽然说到,「今天见面会上,陈校长和我握手时间明显比较长。」刘
娜正在舒服的时候,就「嗯哦」的回了一下。

  宋延龙接着说,「陈校长这人看上去不错,后面有事还真的能靠的上。」刘
娜接着「嗯呐嗯呐」的。宋延龙接着说,「你没看到沈晓琼那骚样,骆主任这刚
下台,她今天在陈校长的见面会上就穿着低胸的衣服,眼睛还一直放电。」

  刘娜听到这话倒真的觉的不舒服了,回了句,「那陈校长呢?接她的电了吗
?」

  「不知道,那真是个骚比。」宋延龙接到。

  然后他忽然来了感觉一般,把刘娜翻过去,屁股撅起来,从后面插了进去。
一边插一边开始喊到,「骚比,操死你个骚比。」

  刘娜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确也被宋弄得很舒服,一边回到「操死我」
,一边配合宋的抽插。

  宋延龙越插越用力,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个骚比,操死你个骚比,你比沈
晓琼还要骚的骚比。」

  刘娜忍不住又想起了和陈俊在一起的那些场景,跟着应到,「我是骚比,我
是骚比。」

  宋延龙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场景,只是穿着低胸衣服跟陈俊握手的
的不是沈晓琼,而是身下自己的老婆,刘娜。


               【二十二】

  陈俊上任后,遇上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福利房。

  云科大低价从市里买了一块地,然后盖了十几栋楼,单价是周围商品房四分
之一的价格卖给本校职工。这显然是个大便宜,人人都想赶上趟。按照各院系人
数比例,房子是分配到各个院系的。各个院系的具体的分配方案再由院系领导决
定。

  陈俊所在系是有现成的打分制的,按照职称,工龄,行政级别等等进行打分
。这样貌似是最公平的。可是总有些人不死心,毕竟房子是大事,谁不想分一杯
羹?

  宋延龙也急的不行了。自己算了下分数,估计了下排名,估计离分上房子还
差几名。自己和刘娜租房子也租了不少年了,做梦都想有套自己的房子。没自己
的房子都不敢要小孩。可是自己所在系一共就分到那几十套房子,按照现在这个
分房方案,院领导,老教授,还有各种特聘教授,早就把房子分光了,更不轮不
到他这个刚评上一年不到的副教授。

  刘娜也看出宋延龙忧心忡忡的样子,也帮不上忙。那晚两人上了床关了灯。
两人有些日子没温存了,刘娜主动的去往宋延龙怀里钻,宋还是没反应的感觉。
一张嘴,又是房子。

  刘娜心一横,「要不,我去找陈院长说吧。」刘娜还是习惯了叫陈院长,毕
竟以前是她们院的副院长。

  宋延龙说,「没用的,不可能照顾到我一个人,这么多眼睛盯着呢。」

  刘娜说到,「未必啊,他不仅仅是你们系系主任,也是学校副校长啊,万一
他有办法,为你们系多争取几套呢?」

  宋延龙嗤之以鼻的说到,「你去找他,他就愿意多争取了?他就能多争取到
了?争取到就能轮到我们了?」

  刘娜沉默,宋延龙忽然明白了刘娜的意思,他有些不情愿的说到,「你是说
......说像骆主任那样?」

  刘娜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宋延龙想了想,又问到,「是.....
.像骆主任那样让他吃点豆腐......还是......让他把便宜占到底
?」

  刘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会儿,刘娜说到,「房子是一辈子的事情,这
次轮不上,下次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就占了便宜又怎样?」

  宋延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其实要是刘娜和骆主任之前没那么一出,他根本
就不会考虑这种可能性。但是刘娜和骆主任......都已经那样了,这个陈
俊好歹比骆主任斯文体面多了......再说刘娜说的是实话,房子是一辈子
的大事。只是他没想到,刘娜会主动提出来。

  宋心里觉得自己窝囊,评职称要靠老婆,分房子,现在又得靠老婆。他也没
了心思再和刘娜继续聊下去了。黑暗中两人都默不作声。渐渐的,听刘娜已经睡
着了,宋延龙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不敢想象如果真如刘娜说的那样发生了,结局
会是怎样。他也不敢去想,这次房子还弄不到的话,自己和刘娜还要租多久的房
子,到底是三年后还是五年后甚至更久。两个人因为没房子,连要孩子都一推再
推。

  早上起床,两人一起吃饭也没聊这事。出门前,宋延龙一边穿鞋一边背着刘
娜,心不在焉的口吻说到,

  「要不,你要是有机会的话,真的约陈副校长看看,有没有可能我们分到房
子。」

  宋延龙这么一说,刘娜觉得有些意外。宋延龙是背对着她说这话的,她看不
到宋延龙的表情。

  宋延龙又漫不经心的加了一句,「那个......你不要让他知道,是我
让你去找他的。这事情,显得我不知情比较合适。还有,我今晚加班...11
点以后才能回来。」

  刘娜「嗯」了一声。宋延龙出了门。

  刘娜心情很复杂。她并没有觉得多难受,甚至有点点兴奋。不仅仅是因为有
可能为自己和宋延龙争取到房子,更让她期待的是,自己可以和陈俊,重复以前
的片段。

  刘娜一天上班都是心不在焉的。下午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拨通了陈俊的电
话。

  陈俊接到刘娜的电话也很意外。特别是刘娜说,想跟他聊聊的时候。他说好
啊,可以晚上一起吃个饭,刘娜电话里直接说,「来我家吃饭吧,老宋今晚不在
。」

  陈俊实在没想到刘娜会提出这么大胆和直接的要求。自己在和刘娜断了以后
,私下的接触都没有了,更别提去她家了。而且即使刘娜说了宋延龙晚上不在,
宋也是随时可能回家的。她直接约他去家里,不怕出问题吗?陈俊实在不知道刘
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以他对刘娜的了解,她不是疯狂的做事出格的女人。
她做这样的安排,应该都是有她的道理的。

  再说宋延龙这里,其实自己是斗争了一夜,才下定这决心的。没房子自己可
以忍,刘娜这么提,说明她已经受够了没房子了。上次为了自己的职称,在骆主
任那里已经牺牲了不少了。这个陈副校长,怎么也比那个骆主任好吧。

  快到傍晚的时候,他发了短信给刘娜,问怎么样了。刘娜回了一句话,「晚
上他过来吃饭,结束后我通知你。」

  宋延龙不禁倒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他变得坐立不安,他
很想制止刘娜,但是他也清楚,既然刘娜已经开口向陈俊发出来邀请,是很难再
回头了。

               【二十三】

  陈俊特意迟点下班,打了个电话给夏敏,说晚上有应酬,迟点回家。他甚至
特意去了宋延龙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果然,宋的办公室门半掩着,还没回家。刘
娜的家对陈俊来说是轻车熟路了。到了以后按门铃,刘娜开的门。

  刘娜没说话,领陈俊进了屋。陈俊忍不住一直看着刘娜,她特意化了淡妆。
穿着一件真丝睡裙,里面看样子是没穿内衣,意图是再明显不过了。见刘娜不说
话,陈俊开门见山的说到,「不会真的只是喊我来吃饭的吧,说吧,有什么事。


  刘娜只是低着头,不说话。陈俊忍不住过去抱着了她的肩膀。刘娜顺势握住
了陈俊的手,抬头看着陈俊。

  「是房子的事情。老宋茶饭不思的都为房子的事情。」刘娜说到。

  陈俊释然的样子,「我就猜到是这事情。」

  陈俊吻上了刘娜的嘴,刘娜热烈的回吻。吻了会儿,两人分开。陈俊直勾勾
的看着刘娜。

  「是他让你找我的。」陈俊一字一顿的说。

  刘娜慌乱起来,「不是,不是的,是我的主意。」

  陈俊很直接的说到,「他不知道的话,你敢让我来你家,穿成这样跟我吃饭
?」

  刘娜知道根本骗不过陈俊了。只能直说,「是我的主意……这次分
房子对我们真的很重要......他是知道......但是你别在他面前提
......给他留点尊严......」

  陈俊再次吻上刘娜的唇,一直伸进了刘娜的胸口,抓住刘娜的乳房使劲的揉
搓,一只手从刘娜的睡裙底部伸了进去。刘娜没有反抗,她一边回吻着陈俊,一
边抱紧陈俊。陈俊毫无阻挡的把两根手指插进了刘娜的阴道里,已经是一片湿热
。陈俊的手指在刘娜阴道里抽插了会儿,正在刘娜越来越动情的事情,陈俊忽然
把手指抽了出来,身体也离开了刘娜。

  刘娜有些吃惊的看着陈俊,陈俊把插过刘娜的手指放进嘴里舔了几下,又亲
了亲刘娜。

  「我想和你做,但是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刘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陈俊又亲了亲她,「他应该可以分到房子的,我也
会再回来找你。下次,我就不是用手指了。」

  在刘娜一脸的面红耳赤中,陈俊离开了刘娜的家。刘娜的下面觉得空虚无比
。她忍不住自己又把手伸到了下面.....然后抽着张面纸,在外面接着,直
到自己喷射而出,打湿了那张面纸,她给宋延龙发了短信,「回来吧,他走了。


  宋延龙正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的时候,收到了刘娜的短信。最快速度回到了家
,刘娜开的门,穿着性感的睡裙。宋延龙心里一阵不是滋味,问到,「他怎么说
?」

  刘娜低头说到,「他说我们应该能分到房子。」

  「哦,」宋延龙心底泛起了短暂的喜悦,「那你们.......?」

  「没做,」刘娜说到。宋延龙松了口气,刘娜又补充了一句,「但他说以后
。」

  宋延龙不禁皱了下眉头,说实话,他没明白其中的意思。

  陈俊回到家,夏敏还没下班。安安被奶奶接回家了。自从陈俊当上了副校长
之后,两人同时加班是家常便饭的事了,所以经常就是让爷爷奶奶接安安回去。
陈俊觉得有些疲倦,随便煮了点东西吃,然后洗了个澡。洗完了澡在客厅看电视
,这时有人开门,夏敏回来。

  夏敏见到陈俊吓了一跳的样子,「你怎么在家?不是有应酬吗?」陈俊说「
哦,取消了,在办公室加了会儿班,就回来了。你吃过了?」

  夏敏说吃过了,然后又说累,要洗个澡,便进了卫生间。陈俊其实今天在刘
娜那里欲望被撩得不轻,但是没做,所以下面还是一股欲火憋着。听到夏敏在浴
室里洗澡的流水哗哗声,陈俊忍不住也进了浴室,开了淋浴房的门,夏敏「啊」
的尖叫起来,喊到「你干嘛?」陈俊嬉皮笑脸的说,「想要你。」没想到夏敏很
生气的说到,「你快出去,我今天累了!」那语气是真的生气了。

  陈俊无奈,走出了浴室。夏敏今天应该是真的累了。陈俊在客厅看了会儿电
视,夏敏洗过澡出来了。看了陈俊一眼,低声说到,「你现在还想吗?想就进来
。」

  陈俊觉得夏敏是真的累了,对夏敏说,「累了你就早点去休息吧,我看会儿
电视也睡了。」夏敏便进了卧室。陈俊觉得无趣,进了书房,忽然想起了之前录
过的和刘娜的视频。他一直很小心的加了密存在网盘里的。陈俊去卧室看了一眼
,夏敏果然已经睡了。于是接着回到书房,把那个视频下载了下来,看着视频,
自己解决了一番。

               【二十四】

  陈俊在系里做出的第一项改革,就是改变了福利房的打分制度。之前职称因
素,行政级别因素,工龄因素统统照旧,只是多考虑了一项,已经在单位分到过
的房子的数量。如果之前没在单位拿过房子的,分数照旧;分到过一套房子的,
分数除以2;分过两套房子的,分数除以3。这样一来,很多老教授,老专家,
院领导,之前已经拿过一套甚至两套房子的,分数大大缩水。倒是像宋延龙这样
的中青年骨干,分数一下子冒到前面去了。有人在会上表示不满,陈俊和颜悦色
的说到,「旧方法,我是能分到房子的,还能分到套大的;新方法,我是分不到
房子的。我都能忍,你有什么不能忍的?」

  宋延龙回家在刘娜面前赞不绝口,这个陈副校长真的有魄力,有能力。宋延
龙算了一下,现在的分数,分个两居室的绰绰有余,说不定还能分到三居的。

  陈俊的第二个改革是把系改制成了院。同时任免了新的一批院领导。宋还被
提拔成了党政办公室主任。过了些日子分房的结果出来了,因为新的打分制度,
加上自己刚提拔了,行政级别又加了分,宋延龙拿到了一个三室一厅的资格,足
足有一百二十个平方,比自己现在租的房子要大出很多。那晚回家,两口子高兴
了一晚上。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上了床,宋延龙在刘娜身上都觉得自己比以
前要厉害了一些。折腾舒服了,宋延龙躺到了刘娜边上,问到,「陈副校长后来
有找过你吗?」

  刘娜说没有。刘娜接着反问到,「如果找呢?」

  宋延龙想了许久,只说出了短短的一句,「顺其自然吧。」

  陈俊其实最近也是忙的昏天地暗。新的岗位本来就很多人不服,又是院系改
制,又是分房改革。好在陈俊的确工作能力强,渐渐的工作也上了正轨,在学校
还有系里都树立起了威望。

  直到那天,他晚上下班,路过宋延龙办公室的时候,才又想起了那晚和刘娜
之间的对话。陈俊想了会儿,拨通了刘娜的电话,刘娜一看是陈俊的来电,心底
过了电般的感觉,觉得自己等这个电话已经很久了。

  陈俊脱口而出,「我想见你,方便吗?」

  「方便,」刘娜追问了一句, 「来我家还是哪里?」

  陈俊其实挺想在刘娜和宋延龙的家里,但是觉得那样的确太过分了些。犹豫
了一下,陈俊说,「锦荣宾馆吧,我订个房间,然后去接你。」

  刘娜说到,「要不我直接打车去宾馆,你别来接我了。」

  陈俊同意了,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往锦荣宾馆开去。刘娜这边急急忙忙画了
个淡妆就出门了。在出租车上,刘娜发了个短信给宋延龙。

  「他约我见面,我迟点回家。」

  宋延龙看着这条短信,怔怔的坐在那里半天没回复。过了半天,他才回复了
一下,「知道了,在哪里见?」

  刘娜打了「锦荣宾馆」四个字,想了想,还是删了「锦荣」两个字,发给了
宋延龙。宋延龙心情很复杂,没有再回短信,也没心思继续办公了,收拾了一下
回家了。

  宋延龙在家里有点坐立不安。虽然早就试想过这一天会到来,但是真的要面
对的时候,心底还是五味杂陈的感觉。他几乎是每隔五分钟就看一下钟,直到他
自己也看腻了,他觉得想点其他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他开始想再过两个月就拿
到手的房子,开始想象再过一两年就能评上正教授,开始想象自己被提拔成了副
院长的无限风光。正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想象的时候,开门的声音响起。他探身一
看,刘娜回来了。

  刘娜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头发像平时一样盘在头上,但是明显是很凌乱的随
意盘了一下。上身一件普通的小西服外套,下身是长裤,脚上踩了双高跟——打
扮的确是很普通的平日装扮。只是刘娜转过去身去换鞋的时候,宋延龙发现刘娜
右边的裤子上明显的湿了一块。宋延龙不想去多想,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声,「回
来了?」刘娜回了声「嗯」。宋延龙倒是有了种心安下来的感觉,说了句「我还
要忙些材料,你累了就先睡吧。」

  刘娜其实是真的累了,起码身体是累到不行了。自己都很难想象,刚才在宾
馆的不到三个小时里,和陈俊经历了多么激烈和狂野的性爱。她这时候真的立即
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但是她觉得还是应该去洗个澡——虽然离开宾馆的时候
刚洗过澡,但是还是应该再洗一次,让宋延龙看到。

  刘娜随口说了一句,「我洗个澡就睡。」宋延龙听到这话,心还是紧了一下
。不过他也只是「嗯」了一声。刘娜进了卫生间开始脱衣服。她刚脱完长裤就发
现自己的右边裤腿那里湿了一块。她不禁皱了下眉头,心想也不知道刚才宋延龙
注意到这个没有。接着又忍不住想起了刚进宾馆房间的场景。

  刘娜在房间门口刚敲了一下门,陈俊就开了门,这家伙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刘娜进了门陈俊就把门关上,然后直接把刘娜搂在怀里吻上了。刘娜也享受他的
吻。可是这家伙吻了半分钟不到,便很霸道的把她按在了门边的墙上开始脱刘娜
的裤子,甚至只是把刘娜的裤子只是褪到膝盖那里,便准备进入。虽然两人好久
没做了,但是陈俊显然对自己的身体很熟悉了,甚至都没用手扶阴茎,便轻松的
从后面进入了。虽然没有任何前戏,但是自从接到陈俊电话的那一刻起,自己下
面就变得异常的湿润。手就这样扶着墙,脚还踩着高跟,站得其实非常不舒服,
但是根本顾不上其他了,就这样享受着陈俊从后面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而只是一
小会儿的功夫,自己便来了潮吹,裤子上湿掉的那一块应该就是那时候喷上去的


  刘娜想了想,把脱下的内裤还有外衣都扔进了洗衣机,然后开了洗衣机。自
己站到了淋浴头下面开始洗澡。却又忍不住想起了刚才离开宾馆前的一幕。

  那时候两人在床上都折腾累了,刘娜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说要洗一下回家
——自己的下身一片泥泞不说,刚才两次都让陈俊不要射在里面,于是在门口那
次,陈俊射在了她屁股上,在床上那次,射在了她乳房上。谁知道进了卫生间刚
洗了一会儿,陈俊也跟着进来了,美其名曰「帮她洗」。刘娜说了「不要不要」
,陈俊却嬉皮笑脸的硬凑上来。这家伙的确比以前要油腻了很多。然后陈俊就让
刘娜翘着屁股,自己一点一点的洗刘娜的下面。洗着洗着两根手指又插了进去。
刘娜嘴上说说「不要了」,身体却 又情不自禁的跟随着陈俊手指的抽插而扭动
。再然后手指又换成了阴茎,又是一阵暴风骤雨,刘娜呻吟着说,「你今晚是不
打算让我回去了吗?」刘娜这么一说,陈俊动得更起劲,然后在淋浴的喷洒下,
两人再一次到高潮。

  刘娜洗完了澡出了卫生间。宋延龙还在忙材料,刘娜也没再跟他说话,上了
床,躺下便睡了。

  宋延龙在那里却怎么也没法安心工作。刚才刘娜回来的时候自己尽量装出无
所谓的样子,但是自己一下子就发现刘娜裤腿那里都湿了一片,宋延龙不是百分
百确定,但是都能猜想出发生了什么......心里是忍不住的酸劲。

  夜深了,刘娜也熟睡了,宋延龙还是没睡意。忍不住想去找妻子的裤子看个
究竟,到了卫生间,发现衣服已经在洗衣机里洗了。宋有些无奈,躺到刘娜身边
身边,也渐渐睡去。

               【二十五】

  这天陈俊忽然打电话,让宋延龙去他办公室去一趟。之前陈俊也跟宋延龙单
独谈话过,不过最近刚发生这事,宋延龙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进了陈俊办公室以
后,陈俊显得跟没事人一样,大大方方的招呼宋延龙坐下,宋延龙这才觉得放松
了很多。

  陈俊开门见山的说,「这次喊你来,是为了申请一个高级基金的事情。现在
有个机会,上面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应该能申请下来。但是你也知道我学校里
,院里事情都太多,申请写材料要花很多精力,申请下来以后更要花精力。我考
虑是不是咱俩共同申请,你做主申请人,我做副申请人。你的意见呢?」

  宋延龙听了陈俊这番话,忍不住的喜笑颜开了。自己之前申了两次中级的项
目都没成功,科研经费是捉襟见肘。现在这么个高级基金的机会,陈俊都打过招
呼了,还让自己做主申请人,这简直是白送给自己的。连忙点头说到,「那当然
是太感谢陈校长了,我只是个副教授,高级基金做主申请人我之前还真没敢想过
。」

  陈俊笑笑说,「你水平已经够了,无非还是缺了些资历,这个项目申请上了
以后,资历也有了,过一年你评个正教授没问题了,后面再申请其他项目也会更
容易。如果没问题,我把材料发给你,就辛苦你了,把申请写一下,写完给我改
一下,然后咱们尽快提交。」

  人逢喜事精神爽,晚上回了家,宋延龙和刘娜聊了这事,刘娜也很高兴,她
明白主持高级基金对宋延龙的事业来说,是个重要的突破。刘娜刚准备进厨房做
饭,宋延龙说到,「今天别做了,下馆子庆祝一下吧。」

  两口子就随便在家附近找了个馆子点了几个菜,宋延龙还点了酒,心情说不
出的愉悦。吃完饭回家进了门,宋延龙就抱着刘娜开始脱刘娜衣服。刘娜还意外
了一下,其实那晚和陈俊之后,宋延龙虽然没问过,但是也没主动要过夫妻生活
,她明白宋延龙还是有些介意的。她本来还想让宋延龙去洗一下再继续的,又担
心这么一耽误宋延龙反而也没兴致了。所以配合著宋延龙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床上
挪。宋延龙本来就没耐心,加上喝了点酒,把刘娜抱到床上吮了几下乳房就想插
入。刘娜被弄疼了,手推了一下,说到,「轻点,有点疼。」宋延龙只好接着亲
吻刘娜的乳房,用手爱抚她下面。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刘娜到,「陈校长他
后来也有再找过你吗?」

  宋忽然问出这个问题倒是让刘娜愣了一下,幸好宋延龙头还扎在自己的乳房
前,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刘娜说,「没有。」却又忍不住想起了和陈俊在一起的
场景,也觉得自己下面一下子就湿了。 宋延龙的龟头本来在刘娜阴道口那里蹭
的,就这么一下子就滑了进去。宋延龙一边动着一边说,「他也很忙,要不过几
天,你主动发短信问候一下他。」

  宋延龙这天晚上兴致特别高的感觉,就是完事了,还一直爱抚着刘娜的下面
。刘娜以为宋延龙是喝酒喝高了的缘由。其实,宋延龙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
心里琢磨的是,「老婆还是我的,老婆的身体也还是我的,多了房子,职称,基
金,还有各种前途,吃点亏又算得了什么?」

  宋延龙这晚算是彻底想通了。

  下面的日子里陈俊还是没有主动联系刘娜,刘娜忍不住了,主动发了个消息
给陈俊,「最近还好?」

  陈俊倒是很快就回复了,「很好,就是太忙。」刘娜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
么回。陈俊看刘娜没回,怕刘娜是不高兴了,又跟了条短信过来,问刘娜什么时
候有空,还发了个坏笑的表情。刘娜回说看你的时间了。陈俊建议了周六。

  本来那个周六刘娜是和宋延龙说好了去建材市场看装修材料的。早上起床刘
娜还在犹豫怎么跟宋延龙说的时候,宋延龙倒是先开口了,说要忙基金申请的材
料,能不能周日再去建材市场。

  刘娜倒是松了口气,不过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今天陈俊他想见我。」

  宋延龙「哦」了一声,想了想,加了句,「拿了房子我们就该要孩子了,所
以......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小心点。」

  刘娜有些难为情的说了声「嗯」。化了个淡妆,从床头的柜子里拿了盒套,
便出了门。

  下了楼刘娜也匆匆赶到宾馆。陈俊仍然跟上次一样粗暴——甚至比上次还要
粗暴。刘娜一进门他就把刘娜摁到了下面去给他口交,还正对着镜子,刘娜忍不
住一边口一边去看镜子里的自己。那场面自己都觉得脸红,却又让她觉得无比兴
奋。陈俊把刘娜抱到床上了,脱了刘娜的裤子就要插入,刘娜很不好意思的说,
「能不能用套?我包里有。」

  陈俊一边急不可耐的插入,一边说,「先不戴套,过会儿再戴吧。」刘娜一
边喘息一边说,「那你千万别射里面,老宋他最近想要孩子了。」

  一番暴风骤雨之后,陈俊躺在了刘娜边上,取下了阴茎上的套子,一边把玩
着刘娜的乳房,一边跟刘娜聊着天。

  陈俊也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段时间没找刘娜,除了因为忙,的确还是有其
他顾虑。陈俊提到了最近网上爆光了好几起领导和下属开房的监控录像。自己每
次和刘娜来这里开房,其实监控也是拍下来的,担心说不好那天被人搞了,这些
都是罪证。

  刘娜也明白陈俊的顾虑,她想了想,说到,「要不,下次去我家吧。」

  陈俊说到,「算了,那样实在不好。」刘娜说,「你以前不都是在我家吗?
况且现在这些老宋是知道的。」陈俊摆摆手说,「以前是以前,现在他知道了,
去你家反而更不合适了,总之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两人又激情了会儿,看时间不早了,刘娜才恋恋不舍洗了个澡,穿上衣服,
先出了宾馆。

  刚进了家门久发现宋延龙还在家。「刘娜怔了一下,」你不是要忙材料的吗
?「

  」我就在家忙的,「宋延龙觉得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尴尬了,」这么早就回来
了?「

  刘娜没想到宋延龙这么说,」噗嗤「了一下,」这还早啊,你希望我迟点回
来?「

  宋延龙也被刘娜弄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么一说,气氛反而轻松起来。刘
娜告诉了宋延龙,陈俊有些担心宾馆开房,监控里都是有记录的事情。宋延龙说
他也有过同样的顾虑。思索了会儿,宋延龙说,」要不以后还是在家里吧。「

  」我也和他说过,「刘娜说,」他是怕你心里有芥蒂。「

  说完了这话,刘娜和宋延龙都沉默了会儿,宋延龙说,」不会的,关键这事
怎么说出来比较自然。「

  刘娜明白宋延龙的意思,想了想,说到,」其实之前他有猜到是你让我去找
他的。「

  宋延龙怔了一下,」他怎么猜到?「

  刘娜说,」陈校长能做到这位子,他看问题的本事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吧。


  宋延龙搓了搓手,」那你承认了?「

  刘娜觉得还是撒个善意的谎言,她知道老公是好面子的人,」那倒没有。不
过我估计他心底还是那么认为的。这些事情,心照不宣吧。「

  宋延龙想想,这也是。这年头心照不宣的事情太多了。送礼送贿,谁都知道
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谁也没有直接把」钱「字挂在嘴上啊,都是心里有数,嘴上
还要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这送钱和送美色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喜欢的话,请点击谢谢支持!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8-7 14:50 编辑 ]
本文地址:http://www.shijihetian.com/html/Y-05e199982.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站热门

【妖艳妻子与绿帽M丈夫】【作者:不详】

【时空的交响乐——残响之章】(01

【高贵冷艳的女主持人】(番外)【作者:xcbooer】

【淫荡老婆淫荡事】(1

【神级绿帽选择系统】(01

【脱轨】(1~45全)【作者:糖果雪山】

【这样的我也可以得到那样的爱吗?】(全)【作者:爱陈】

【我的童颜巨乳老婆】(1

友情链接